橘子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武侠 > 天雷地火

天雷地火

作者:池边神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巨大 特大

十七章 对峙

夕阳西下,白天无法直视的太阳,只有现在可以用肉眼静静的去观察,那红红的火球渐渐沉入大地,金色的光芒好像条条从空中飘落的彩练,将大地染成了金色。

此时的擂台已经空无一人,剩下的只有那夕阳中残存的斑斑血迹。第一天的比试就这样结束了。

由于前面几场的比试太过激烈和精彩,导致后面许多高手都不敢上擂台进行比试,深怕身败名裂,所以上台的都是一些年轻人,比试虽然精彩,但是跟前几场比起来,就相形见绌了。

晚上,温浩轩又把梅花五等的高手全部都召集在一起开了个会,今天秦岭七煞的到来,令温浩轩忧心忡忡,看来今年的英雄大会有很多黑道上的高手都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温浩全心中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要求大家加强英雄大会期间的警戒,每天晚上都安排三名梅花五等的高手值班,以防止突发事件的发生。同时他还要求本派的所有弟子分成几组轮流进行值班,同时他还加强了藏书楼的警备力量,并派遣两名梅花五等的高手坐镇藏书楼,藏书楼里面收藏者本门自成立以来所有武功,天下不知道有多少高手都垂涎里面的武功,这是洛神派的根基,一定要保护好。

安排完这些事情以后,已是深夜,众人各司其职,纷纷离去。天泽和体仁在外面站了一天,身体感觉十分的疲惫,但是今天各位高手的过招令他们感慨很深,天下武功门类好似天上繁星数不胜数,高手相争,怎样能将自己的武学发挥到极致,活学活用不仅需要经验的积累还需要对自己所练习武功深刻的理解,所谓天赋高低也大都体现在这临场的应变和对招式的理解上。

天泽心想他们两个人对武功招式的理解和临场的应变都只能算得上是中等偏上,跟真正的武学大家和天赋异禀的高手比起来他们两个还有很远的路需要走,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两个人才能成为真正的高手。

不知不觉两个人就进入了梦香,梦中天泽似乎梦到了自己成为了一代宗师,挥舞着宝剑所想披靡,正同别人动手,突然他听到体仁的喊声:“师兄快起床,要迟到了。”

天泽这才睁开眼睛,一看果然,第二天的比武马上就要开始了,他们这次肯定是要迟到了,两个人急忙洗了把脸,从屋子里面冲了出去。本来他们和葛兆安是一起的,每天早上葛兆安都会叫醒他们,可葛兆安昨天晚上跟屋里的其它几个人一起去巡夜了,早上还没回来。

两个人匆匆来到自己昨天的位置上,擂台已经开始了,几天的比试有八卦门首当其冲,首先是八卦门张尚的大弟子,‘翻掌震西天’岳满昭同太极门的‘九玄真人’吴钩动手,最后岳满昭一招险胜。

台下的人们正在为岳满昭和彩的时候就见一位老者飘身上了擂台,天泽和体仁一看,原来是天山老人,天泽心头一紧,心想看来今天老人家是准备替自己的儿子报仇了,说句心里话,天泽真为天山老人韩琦捏一把汗,虽然和韩琦的交往并不多,但是他能够感觉到这位老人嫉恶如仇,为人正直。

虽然有些时候处理事情过于偏激,但是绝对称得上一位热血热肠的侠义之士。岳满昭一愣,看了一眼天上老人说道:“老人家上擂台,不知道所谓何事?”

韩琦笑了笑说道:“年轻人,能否让你的师傅张尚到擂台上同我讲几句话。”

这岳满昭作为张尚的大弟子,一直是作为掌门人的接班人培养的,今天这岳满昭听说这个老头一张嘴就叫自己的师傅上台,心中就有几分不悦。他心想自己作为未来的掌门人,今天借着这样的机会好好展现一下他这个未来八卦门掌门人的实力。

想到这里,就见岳满昭微微一笑说道:“老人家,我师父作为八卦门的掌门人不能岁便登台,如果能要是把我赢了,我想我师父自然就会登台。”韩琦听到这里,点了点头,说道:“老朽多年不在江湖走动,没想到现在连你这个小娃娃都敢跟老朽动手了。”

岳满昭笑着说道:“不知道老人家怎么称呼。”韩琦说道:“我叫韩琦。”岳满昭心中一惊,原来是天山老人,没想到这个老家伙竟然从长白山上下来了,我师父前一段时间跟我说他失手杀掉了天山老人韩琦的儿子,要我们在江湖走动的时候注意一些,没想到他今天竟然找到这里来了,也好,今天就让我在这里把这个老头给打发了,免得以后找我们的麻烦。

就见岳满昭向着天山老人鞠了一躬说道:“没想到原来是老前辈。今天就让晚辈陪您过几招,跟您学以学习。”韩琦也是一笑说道:“年轻人,客气了。”说着两个人亮开门户,准备动手。

就见这岳满昭脚踩八卦方位身形转动,使出了本门绝学八卦游身掌,这八卦掌讲究身法的扭转翻腾和掌法的变换,这套掌法讲究以气运掌,是内家拳法之一。

韩琦用的仍然是他的成名天山雪莲掌,这套掌法乃是韩琦的成名掌法,再配合上飘雪落花步,好似那雪上之上随风摇曳的雪莲,欺霜傲雪,掌力霸道凶悍,跟这八卦游身掌的外柔内刚正好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两个人一动手就是五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这岳满昭不愧是八卦门未来的接班人,不仅基本功扎实而且将这八卦掌的变化施展的淋漓尽致,跟着天上老人动手丝毫不落下风。韩琦和岳满昭边动手边想,这小子的打法沉稳,内力也不错,再加以时日,必定是武林之中难得的一位高手,自己今日是招他的师父报仇,也不必下手太重,只要将他击败即可。

想到这里,就见韩琦使了一招‘飞雪入户’猛攻岳满昭的胸前,岳满昭一看不好急忙扭转身体,使出了本门身法的游字诀,围着韩琦的周围滴溜溜乱转,韩琦一看岳满昭采取守势,一招‘雪落轩辕台’两腿接连变化,击打岳满昭的下盘,岳满昭急忙出招还击,韩琦接着使了一招‘玉蝶飞舞’就见他把两条胳膊甩开,整个人像一只飞舞的蝴蝶,顿时将岳满昭罩在了自己的掌影之中,这一攻一守间瞬息万变,岳满昭万万没想到这天山雪莲掌的变化衔接竟然如此流畅迅捷,一时间自己竟然被逼的手忙脚乱。

韩琦看准了一个破绽,在岳满昭的右肩上轻拍了一掌,把岳满昭打出了七八步远,岳满昭用手一捂肩头,顿时感到一股寒流顺着肩膀向全身流去,他急忙运用内功将这股内力挡住。

他转身向着天山老人行了个礼,然后转身跳下了擂台。这时看台上的张尚已经站了起来,就见他慢慢的从自己的队伍中走了出了,缓步走上了擂台。

韩琦看到张尚走上了擂台,长舒了一口气说道:“张尚,我找了你一年有余,你为了躲我竟然跑到了泰礴顶,今天你终于肯露面了。”张尚今年也已经七十有余,就见他向着天山老人抱了抱拳说道:“韩琦,你我虽未曾见过面,但都互有耳闻,你儿子被我失手打死这件事我也深表遗憾,但是你儿子四处挑衅,还将我的弟弟打成重伤,做得有些过分。”

韩琦说道:“今天我到这里不是来听你讲道理的,武林之中打打杀杀,谁对谁错,各执一言,今天在这里你我二人较量,死无怨言,你要是赢了我,我任你宰割,我要是赢了你,你也别怪我手下无情。”

张尚点了点头,说道:“看来你我今天是必须一战了。但是你刚才同我弟子过招消耗了不少体力,我也不想占你便宜,你我二人先在擂台上休息片刻,然后在动手不迟。”

韩琦点了点头说道:“好,不愧是八卦门的掌门,做事光明磊落。”说罢,就见这两个分立擂台东西两侧,盘膝打坐闭目养神,这个时候就见台下的韩月玲飞身上了擂台,让韩琦喝了几口水,然后就下去了。

过了一会,就见韩琦睁开了眼睛,张尚一看韩琦的体力已经恢复,也从地上站了起来,就见两个人慢慢的走向擂台中央,两个人的心里都明白今天这场比试就是两个人的生死较量,作为武学大家追求的不仅仅是胜负的结果,还有这种将生死看淡,以命相搏的激情,人生能有几回搏,能遇到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奋力一搏,自己这一生也算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