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奇幻yabo2018官网 > 异术 > 逆歌

逆歌

作者:骑蚂蚁狂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巨大 特大

第六百七十四章 陌生的身体

第674章

弥散而开的雾气骤然朝着四周溃散而开,让一直都显得模糊不清的古战场环境在突然之间变得清晰起来。这一片常年为灰色雾气所笼罩的所在竟是在突然之间变得晴朗起来,天空上太阳炽烈的光芒照射下来,竟是带给人久违的温暖感觉。

不过此时这种情形,不管是易天还是唐慕都没有心情去感受这难得的太阳光。两人站成一排,盯着前面突然出现的人看着。

此时的易天就是易天,只不过他身上的气息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易天自己也觉得奇怪,但他说不出究竟哪里奇怪了。他记得自己是死了的,可是为什么又会在突然之间活过来这一点是完全想不明白的。不仅仅他想不明白,就连唐慕也不明白为什么易天会在突然之间醒过来,并且还在短短瞬间就彻底恢复过来了。

当然唐慕不会挑选这种时候来问易天这个问题的,就在两人要解决老七和十二之际,就突然听到远处传来轰响声。随即刚刚逃遁进入雾气当中的老三发出尖锐的吼声,迅速从雾气中脱身而出,朝着远处飞遁而去。至于其他残魂则是一哄而散,像是感受到什么危险到来一般。

易天和威廉两人仅仅是察觉到空气中有异样的能量波动出现,至于其他的东西却是没有察觉到的。他们看向老七和十二,就看到两人以极快的速度往后退去,不过这两个家伙脸上浮现的不是惊惧之色,而是欣喜,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突然得意活命的欣喜感觉。

易天和唐慕两人的直觉何等厉害,一看到老七和十二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对方的援兵到了。至于来的是什么样的高手却是另外一回事。这样的发现,让两人也不由的紧张起来,易天是因为完全不知道眼下是什么状况,他从进入古战场之后就突然被夺取了身躯,哪里还知道唐慕在这里遇到了多少事情,更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要真说起来,易天现在是连自己身上的状况都有些弄不清楚的。

“有什么东西过来了。”易天看向能量波动传来的方向,他能够察觉到极其细微的能量变化,不过神色间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不知道为何,易天没有任何的畏惧感觉,哪怕明知道自己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当中。

“残魂吧。这里除了这玩意,就没有别的东西存在了。”在古战场摸索了很久的唐慕很清楚这里根本就不会有其他的生物存在,就算有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所以现在就算会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也就只有残魂这一类的东西。

就在两人说话之际,原本弥散在四周从来就没有消退过的雾气突然之间涌动起来,跟着就有如退潮一般朝着四周退去,没有任何的预兆。雾气退散,头顶上的太阳就突然出现,而脚下略显得有些焦黑的土地也出现在两人眼前,周围鬼哭狼嚎的声响完全消失,就连无时不刻存在的阴寒气息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雾气刚刚退散就有三道人影从远处飞射而来。这三道人影极为凝实,看起来完全就是普通人的模样,完全不像是残魂。三道残魂所释放出来的气息都极为沉稳,不会像其他残魂那般漂浮不定,更让人感到惊骇的是他们身上没有任何凶戾气息,根本就不像一般的残魂那般一出现就带着阴寒凶戾之气。

易天盯着突然出现的三道身影,神色也不由的凝重起来,他觉得眼前这三道残魂根本就是三个人,而不是之前所遇到的那些普通残魂。易天的感觉很直接,他觉得眼前这三个家伙完全超越了普通残魂,进入到了另外一个境界当中。不过对于易天来说这样的境界是难以理解的,毕竟他不是残魂。

三道残魂在和老七、十二汇合之后,也就停在了距离易天和唐慕两人稍远一些的地方,盯着两人看着。站在最前面的残魂是一名青年,模样很是清秀,身形凝实到近乎实体,身上也没有显露出残魂特有的阴寒气息,他上下打量一番易天之后,又将目光移到唐慕身上。

刚一看到唐慕,青年就是轻咦一声,随即道:“唐慕?”他竟是张嘴就说出了唐慕的名字,没有丝毫的犹豫。

被对方一下叫出自己的名字,唐慕脸色也是不由的一变,不过他没有应对方的话,谁知道这些残魂有没有什么古怪手段能够通过呼喊一个人的名字来控制人的。他只是站在那里,盯着那名青年看着,不过在的记忆完全没有青年这个模样的人。唐慕当然知道这些残魂的来历,所以就算这些残魂的中有能够知道他名字的,唐慕也不会太过惊讶。只是刚才那种紧张氛围之下,突然被叫出名字,唐慕的心的确是稍稍加快了一些。

“套近乎吗?”易天冷哼一声,“似乎有点晚了吧。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跟你们争斗的,我们只需要穿过古战场,到里面的通道去,至于你们,我们没有任何的兴趣。”易天不想在这里和这些残魂纠缠,他清楚的知道越是纠缠,麻烦就越多,而眼前出现的明显就是那些残魂当中最为高级的存在。如果能够和这些家伙沟通好的话,那么就可能省去不少麻烦。

“通道?那是什么地方?”青年看向易天,他倒是没想到易天会先开口,而不是唐慕。他知道自己没有认错人,但却是不明白唐慕为何会不回应自己,当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知道唐慕的名字。他仅仅是在看到唐慕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这么一个名字,很是简单,也很是顺理成章,就好像一切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一般。

“连接另外一个世界的地方。”易天并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通道这种地方,所以只能这么说。

“如果我们不同意呢?”青年在听到易天的回答之后,想也没想就丢出这么一个问题。

“那样的话,就莫怪我们不客气了。”易天也是分毫不客气,他知道跟这些残魂没有什么道理可讲,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呢,所以他直接就摆出了进攻的姿态。

“你们客气过吗?”青年突然释放出身上滔天的凶狠气势,原本颇为平和的一道残魂竟是在瞬间变得戾气大盛,那些气势用肉眼都能够看到。

原本颇为炽烈的太阳在青年气势影响之下竟是暗淡了几分,而刚刚升温的空气再次降下温度,让人不由的感觉到一股子凉意袭身而上。对于这样的变化,易天和唐慕就好像全然没有察觉到一般,如果在古战场里一直都是太阳明亮,这才会让他们感到意外呢。至于青年的态度,好吧,这一点早就在预料之中,所以他们更加没有感到惊讶。如果说青年同意易天刚才的话,那才会让两人感到意外呢。残魂的凶戾本性决定他们的行事风格,这倒是与残魂的力量高低全然没有关系的。

“就知道这一战没有办法避免。”唐慕缓缓吐出这么一句话,身上骤然爆发出呼啸的风声。眼睛微微眯起来之际,他就是准备发动进攻了。他已然捕捉到了青年身边的另外两名残魂的行动,在青年气势发生变化的时候,那两道残魂也是已经做好了进攻的准备,并且迅速隐去了身形,就等着青年发动的时候,跟着发动偷袭。唐慕感觉何等敏锐,早就察觉到那两道残魂的意图,至于老七和十二这两道残魂,唐慕倒是不看在眼里的,毕竟他们之前消耗了颇多的力量,就算能够在短时间内补充,也补充不了多少。

至于刚刚遁走的老三倒是没有再出现的。

“你压阵就好。”易天突然踏前一步,眼中银芒骤然喷吐尺许余长,整个人的气势在瞬间发生变化。他刚刚清醒过来,对于自身的变化还不是很了解,所以在行动间对于自身的能量把握也不是很好。一步踏出之际,他收敛于体内的能量就在突然之间爆发出来。原本颇为平淡的一个人,竟是在瞬间释放出极为惊人的气势。

风云卷动,易天的气势刚一释放出来就惊得周围能量一阵疯狂涌动,就连青年释放出来的惊人戾气也是被冲散了许多,而刚刚隐去身形的两道残魂极为狼狈的显现出身形。青年五个极是惊骇的看向易天,原本他们认为最为弱的人竟然在突然之间爆发出如此惊人的气势,当然力量暂时还没有感觉到,不过仅仅是气势就如此恐怖,力量也不会弱到哪里去的。

青年的脸色在突然之间变得极其难看,他没想到对方会释放出比自己更加惊人的气势,而且自己还被对方给压的死死的。这让他有种被人羞辱了的感觉,发出一声低吼,青年突然就化为凶戾模样,朝着易天扑了过去。

易天仍旧站在原地,刚刚突然将体内的能量释放出来之际,他只觉得一阵极为恐怖的能量突然爆发出来,撑的他全身的经脉都有些疼。他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力量的确是变强的,而且变强了许多,强到让易天自己都有些陌生的地步。

眼见青年朝着自己扑来,易天很自然的朝前蹿了出去。可是他刚一动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站在原地不动还好,力量不会有太过明显的涌动和变化,可是一旦他开始调动体内的能量,那么变化就是极大的了。

只察觉到聚集在双腿上的能量在突然之间彻底爆发出来,跟着易天就在突然之间蹿了出去,他仅仅是简单的朝前冲出就在突然只之间撞破了空气,爆发出尖锐的音爆,一层白色烟雾在易天刚才停留的地方弥散而开。

破空声不过是刚刚出现,易天就极为诡异的出现在青年面前。按说到达青年面前之际,易天就应该停下来发动攻击,可是现在的易天根本就无法停下自己的身形,整个人直接撞在青年身上。没有想攻击其他残魂那样的穿透感觉,易天只觉得自己撞在了一块坚实的石头上,随即一阵阴寒感觉袭身而上。不过那种感觉还没来得及扩散,就直接被撞的粉碎。

易天一下就将青年给撞的倒飞出去,而他自己也因为无法控制身形继续朝前飞射而去。因为速度过快,易天所过之处,出现了极为惊人的压力,压力四散而开,惊得老七和十二慌忙朝着远处奔逃而去。至于另外两道残魂可没有那么机灵,他们仍旧愣愣的站在原地,竟是想要以自身力量来抗衡压力。当压力扫过之际,那两道残魂在瞬间被冲的七零八散,完全没有再凝聚起来的可能。

直到这时候,易天才算是面前控制住自己的身形,但是体内涌动的能量一时间却是难以平复的,所以一眼看过去,易天整个人就是银芒乱闪,像是一颗颇为耀眼的小太阳。

青年这时候也终于稳住了身形的,但是刚才被易天撞了那么一下,竟是让他体内的能量也开始躁动不安起来。这让他惊骇之际,更多的是恐惧,他断然没想到易天的力量会如此之恐怖,更没想到刚一交手,自己就会被撞的倒飞出来。然,就算知道易天难以对付,青年依旧没有生出退缩之意。残魂性格本就凶戾,更何况这等高级的残魂,其本身的凶戾之气就更加强盛。

被对方一击撞得倒飞,青年心头戾气大盛,神色也是愈发的凶狠。发出最为凶戾的嘶吼声,哪怕明知道此时的易天极为恐怖,青年还是毫不犹豫的朝着易天扑了过去。

身形为银芒所包裹,易天只觉得自己体内有千百把利刃在切割着他的经脉。易天觉得这副身躯和这些力量就好像不是他的一般,一切都再失控当中,而更让一点到崩溃的是他完全无法控制这些能量,更没有办法消除那些痛苦。这种感觉就好像他睡了一觉醒来之后,身体在突然之间被换掉了一般。

他想怒吼出声,可是经脉传来的痛楚已经让他没有办法发出吼声,他只能强自忍着,好让自己好受一些。可越是忍,那些痛苦就越难受,此时的易天已经无法探查周围的情况,就更加不知道青年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自己逼近过来。当然就算易天知道他也没有办法做出回应,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哪里还能够做出反击的。

不远处的唐慕没想到易天会突然之间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更让他没有料想到的是易天竟会悬停在那里一动不动,而身上的银芒却是胡乱闪现。唐慕是何等人物,一看到易天如此情况就知道易天体内的能量失控了,而他刚刚想要靠近过去帮易天的忙,就看到老七和十二朝着自己扑来。心头一急,他急忙朝着易天的方向扑了过去,他可是看到了青年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易天扑过去,若是让青年靠近易天,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唐慕很急,青年更加急,他察觉到自己遇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是他不知道这个时间能够持续多久,所以他必须快一点靠近过去。然而有些事情并不是他想快就能够快的,刚刚被易天撞了那么一下,一些奇特的能量冲入到他的身体之中,对他的能量运转造成了影响,此时的青年能够行动起来已经算是很不错的,要是再严重点,可能就直接散去身形。

青年朝着易天飞扑过去,但是刚刚逼近到易天身边他就察觉到不对劲的意味,易天所显露出来的能量的确很混乱,但同时也展现出了易天的另外一面。这些混乱的能量牢牢的护住了易天的身子,让他不用遭受外界任何事物的侵袭。这也就让青年没有任何下手的机会,他记得在光芒之外团团乱转,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光团之外的压力也越来越大,这让青年再没有办法靠近过去,若是再逼近过去,很有可能就会被光芒所吞噬,到时候会是什么情形就不知道了。

扑来的唐慕没有办法接近青年,因为老七和十二先一步挡在了他的前面,生生的断去了唐慕前进的道路,让唐慕不得不停下来面对这两个拦路的家伙。

恶狠狠的盯着老七和十二,唐慕在想着自己要怎么样才能够摆脱这两个家伙。他当然不怕这两道残魂,可问题在于他急着要去帮易天的忙,而不是在这里纠缠,否则根本就不会怕这两个家伙。没有停下身形,一看到老七和十二挡住自己的去路,唐慕就发出一声怒吼,朝着两人冲了过去。

而在唐慕爆发之际,光芒之中的易天却是有了另外一番感受,此时的他突然陷落到另外一个似真似幻的境地当中。